分享到:
首页 > 内地 > 正文

一位演员,迎灯者与点灯人

2019-03-16 20:03 来源:www.wxsshotel.com 责任编辑:申博娱乐官网

  “三军易得,一将难求。这个队伍需要一个新的领导者,但他(周恩来)知道自己不是那个人。就像诸葛亮等到了刘备,他等到了毛泽东。”

  ——演员许敏,电视剧《伟大的转折》周恩来饰演者

  那一年,他成了迎灯者

  1934年10月,第五次反“围剿”失败,红军主力部队86000余人从瑞金等地出发实施战略转移。11月底,红军苦战多个昼夜,突破国军湘江第四道封锁线,粉碎了蒋介石围歼中央红军于湘江以东的企图。但是,中央红军也为此付出了极为惨重的代价。到遵义会议召开之前,中央红军在四处转战中多数折损,人员锐减至37000余人。为彻底剿灭后患,蒋介石亲临贵阳,协调运筹滇、川、黔军阀各部,督促围剿,刚刚赢得喘息的中央红军再次四面遭困。而红军方面,虽然毛泽东的战略思想已赢得了部分军事决策层领导的支持,其军事领导能力也为相当一部分指战员带来了新的希望,一定程度上扭转了战局,但总体上红军将领的战略思想与决策能力依然与当时的战况形势变化不相适应。在关于是否攻打打鼓新场(今贵州毕节金沙县县城)的政治局扩大会议上,毛泽东坚持“不能强攻固守之敌,要在运动中消灭敌人”的主张遭到了大家的一致反对。

  “一打鼓、二永兴、三茅台、四鸭溪,四个集镇了不得,打鼓新场最闹热……”打鼓新场自清代以来便为湘、鄂、川、陕物产通商集散地,繁荣度为“黔北四大镇”之首。中央红军指战员希图通过攻打打鼓新场,扩充后备物资,更快扭转战局,建立新的根据地,但此时打鼓新场的国军固守多时,兵力及各样战斗事工都早已形成规模,而红军历经数月长途奔袭,综合战力疲弱,处境孤危。在这种形势下发动进攻,无疑以卵击石,羊入虎穴,最终可能导致全军覆没。

  “你们硬要打,我就不当这个前敌司令部政委了!”

  虽然毛泽东强烈反对,但进攻打鼓新场的决议最终依然形成,作战命令可能随时发出。一场必败之战如满弓的箭,一触即发。

  回到住处的毛泽东忧急入焚。

  深夜,一盏马灯逡行在了他住所前的山路上——顾虑重重的毛泽东决定去找一个人进行最后的努力。

  而迎在山路那头的,便是周恩来。

  我们无法确知当晚周恩来是如何被毛泽东说服的,只知此次提灯相会意义重大,在他的支持下,红军主力最终免除了一场生死浩劫。因为就在红军发出《关于我军不进攻打鼓新场的指令》同时,国民党滇军孙渡所部、川军郭勋祺部、周浑元部、吴奇伟部都开始虎视打鼓新场,伺机对红军形成强势合围的敌军多达八个师。

  又一年,他饰演迎灯者

  2018年12月26日,电视剧《伟大的转折》在贵州遵义开机。这部剧由贵州省委宣传部牵头,湖南和光传媒有限公司携手贵州省文联、贵州广播电视台、贵州向黔进旅游文化(集团)影视传媒等单位联合制作。该剧讲述了中国工农红军第五次反围剿失败以后,中央红军领袖们重整士气,带领将士们西出通道,转战黎平、突破乌江、四渡赤水、智取遵义、血战娄山关,最终突破国民党及地方军阀强势围堵,使红军重获生机的故事。

  剧中决定了中国革命伟大转折和红军命运的革命领袖之一周恩来的饰演者,即为青年演员许敏。

  许敏毕业于中央戏剧学院表演系,自2004年由参演古龙武侠剧《小鱼儿与花无缺》出道,在《北平无战事》、《二炮手》、《永不褪色的家园》、《信者无敌》、《来势凶猛》、《余罪》、《原生之罪》等优秀剧目中都有出色的表现,为观众塑造了一系列立体、真实、生动的人物形象,深得观众的认可。而饰演周恩来这一革命领袖角色,对于许敏来说,还是第一次。

  “这么多年,那么多革命题材影片,那么多人饰演周恩来,大家都在寻求突破。但谁能真正实现突破呢?我想,找到人物底色,在对史实尊重的基础上让人物更加接地气,更加生动,是我能努力的最重要的一个方面。当时的环境、人物的心理和情感要有把握,在细节上就会有更多可创作的空间。”

  “他本身的党性、纪律性很强,但长征这个过程中,周恩来的心理是存在变化的:前期有摇摆,到遵义会议后,他发现毛泽东回到了三四次反围剿之前的状态——确实用兵如神,遵义会议上对形势的分析更让他醍醐灌顶,超过了所有人对战争形势表面的看见……毛泽东的理念是一种战略思想,建根据地、发动群众、搞运动战,在运动中消灭敌人,这都是他的战略思想。这之后,他成了这一思想坚定的追随者和执行者。”

  这是多年演绎经历中,许敏面临挑战最大的一个角色,如何在有限的空间里让自己的呈现有特点,推陈出新又不超越题材要求与历史的真实,许敏多方查阅资料,与导演和其他“革命领袖们”反复沟通商讨,使自己更多地沉浸在这位“迎灯者”的生存语境里,感受他的处境,体悟他的情感、心跳,呼吸他的呼吸,传递他的传递。

  他,也成了一位迎灯者。

  迎灯者与点灯人

  一位合格创作者的标准之一是善于从自己的经历中吸取养分,供养自己的作品。而优秀的创作者一定是还能将经历进行沉淀,吸收内化成一种更敏锐、坚毅、从容与柔和人格的人。

  许敏所乐意的,是成为后者。

  《伟大的转折》拍摄期间贵州大雪封山,剧组车辆无法通行,寒冬中他们时常要翻山越岭,徒步数公里进出各个实景场地,不似长征胜似长征。无论是革命、警匪还是爱情婚姻题材,拍摄环境是轻松还是艰苦,角色戏份是轻是重抑或剧集是否能上热搜,他都会如此投入百分百的热情与诚恳。

  一次演绎便是一次不寻常的生命历练,是上天给与的一种恩待。几年前曾经在拍摄中所遭遇的一次严重车祸他至今仍记忆犹新。他时常反思,于他来说,一生所遭遇的任何挑战与得失,或许都可以看成生活最美好的赐予与祝福。

  “……因为那次(车祸)事故里,走的那个人完全可以是我啊!”

  因为亲身经历过生死,战争变得不再遥远,不再是他要努力去构想和演绎的历史。

  “……我能体会到战场那些情况。比如(《伟大的转折》)第一次出场,统计军团牺牲的人数。每一个军团的人数报上来时,他(周恩来)所承受的压力、伤心、自责、难受……那不仅仅是一个个数字,那全都是你的兵、你的同志、你的朋友,是自己的兄弟姐妹……”

  幸存者的感恩与警醒,如同恩来同志,如同余剩的那37000余名将士,如同他自己,许敏的生命在剧烈的震动与破碎中开始重塑更新——哪怕只是对别人不同价值观更多的接纳与尊重,哪怕只是在未大红大紫之时便愿意开心从容地邀请家人入组探班,哪怕只是在女儿成长教育方式上给与她的更多一点理解与认同……

  “没有人点灯用器皿盖上,或放在床底下,乃是放在灯台上,叫进来的人看见亮光。”

  迎灯人,成了点灯人。

  光,总是要散发出去,照亮更多的人。

  他,便是演员许敏。

0